yan

从此以后(OT同人)【第一章】

马勒戈壁公爵:

三月过去了好几周,曼谷彻底进入热季,toey一步步走下飞机的台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踩在被烈阳炙烤着的土地,他眯着眼看向熟悉的天空,感觉有些眩晕,额头上瞬间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回来了。Toey摆弄着挂在脖子上的相机,轻轻叹了口气。


这一次回泰国他没有通知任何人,连Boone也还以为他正在满世界跑。他静悄悄地回到这里,正如他两年前静悄悄地离开一样。


说来也好笑,两年来他一个人走遍了大半个世界,一路走走停停,却没带走些什么,手里提着的轻便行李箱装满了他所有的东西。


曼谷的素万那普国际机场好像又重新装修过了,明亮的大厅里林立着他很多没见过的品牌店铺。一群女生围在一个人形立牌周围,toey从她们的缝隙中看过去,呼吸一窒。


立牌做得很粗糙,但依旧阻挡不住粉丝高涨的热情,她们兴奋地和立牌合影,摆出各种亲密的动作,即使立牌一动不动,上面那个帅气的男人也足以让她们发出一波一波的尖叫。


发型变了,穿着修身的西装显得成熟了很多,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他看起来结实了不少,褪去一脸的稚气,五官凸显地愈发立体,俨然一副成熟男人的模样。


Toey看了好几眼,低头从狂热的粉丝身边走过,却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来。


很多年前,在那个男人还只是个男孩的时候,他们总是一起出席活动,一起站在舞台上迎接数不胜数的鲜花掌声,万一哪天其中一个人单独出现,另一个人一定会被提及。


Ohmtoey


曾经他们的名字是写在一起的,就像他们互相触碰的手臂,交错在空气中的汗水和气息一样,纠缠着黏连在一起。


Toey换上了以前泰国的手机卡,研究了半天通讯录,犹豫地拨了一个号码。


果不其然,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一头暴怒的声音仿佛要震碎他的耳膜,震得他的眼眶都有些发红了。


“你回泰国了怎么不跟我讲!”


“哇塞,你怎么知道。”


“你这个手机号打过来不在泰国能在哪儿,我又没瞎。”


“你好聪明哦。”


“别转移话题!你怎么不声不响就回泰国了?”


“我在以前我们经常去的那个甜品店,你还记得吗,暹罗广场那个。”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找你算账。”


Toey气定神闲地一勺一勺挖着冰淇淋,透过店里的玻璃门窗看见Boone风风火火地狂奔过来。


Toey伸长手臂招了招,不一会儿Boone就出现在了他面前,双臂撑着桌子对他怒目圆睁。店里的冷气开得很足,toey甚至看到了一股股热气从Boone的头顶冒出来,忍不住笑出声。


“好久不见Boone,”toey眨眨眼,“有没有很想我。”


“想你个屁,我们前天还通过话,你口风够严的啊,一个字儿都没跟我透露。”


“我错了,请你吃冰淇淋。”toey讨好地把冰淇淋推过去,Boone这才抽开凳子忿忿地坐下。


的确是好久没见了,toey还是和从前一样,两年的时光也没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刺眼的阳光把他白净的皮肤晒得几乎透明,长长的刘海盖过他的眉毛,低头时睫毛打下一片阴影,一如少年时的模样。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变化,toey握着勺子的手背上青筋蜿蜒,有人开门进来带起的风卷起他的格子衬衫,显现出藏在宽大衣服中细瘦的腰身。


都瘦成什么样了。


Boone很多责怪的话语突然间都说不出来了,他伸手轻轻覆盖住toey的手背:“回来就好。”


他恍惚间好像看到toey眼里潋滟的水光。


他们走在曼谷车水马龙的街头,Boone絮絮叨叨说了很多,toey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偶尔附和几句,更多时候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出神。


Toey本来就不是一个健谈的人,Boone从刚认识他就知道。当初一起演电视剧的时候,toey身为剧组年龄最大的演员,自然地担任起哥哥的职责,他尽心照顾好每一个弟弟,协调他们的关系。可是很多时候,当Boone他们热火朝天地聊着天,toey就会躲在一旁做自己的事。


Toey给人的感觉很冷,并不是外表的冷,而是切切实实和他站在一起时,会觉得自己离他很遥远。他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仿佛没有人可以走的进去。


很多人都觉得他很完美,显赫的家室,超群的智商,发达的体育细胞,令人艳羡的外貌……可Boone知道,toey是一个很温暖的人,他用这些坚不可摧的外壳包裹住了火热跳动的心脏,直到触碰到他柔软的内心,才会发现他是那么善良感性,是那么让人心疼。


“toey,为什么突然回国?”Boone忍不住问。


“想家,”toey的嗓子有点哑,“到了这年纪,总归是想家的。”


“跟叔叔阿姨说了没有?”


Toey低着头抿嘴,看来是没有了。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toey以前的公寓,曾经住过的人都已经离开,只留下空荡荡的家具和腐朽的气味。Boone揭开盖住家具的薄纱,扬起的灰尘悬浮在空中闪闪发亮,有种时间静止的错觉。


终究还是回到了这间公寓,小小的屋子里承载着太多或美好或悲伤的回忆,toey以为自己早就忘了,当他的视线扫过陈旧掉漆的家具时,那些记忆却从每一处角落汹涌而来,鲜明而又刺心。


Toey紧紧抓着行李箱的拉杆,指节都发白了,整个身体微微颤抖着。Boone想,没有这个支撑,或许toey会直接倒下吧。


“你真的要住这里吗,我的公寓也有空房间。”


“没关系。”toey一瞬间就恢复了冷静,脸色却更加苍白。


送走了Boone,toey专心地收拾屋子,可能是他的东西太少了,以至于当他把所有的物件都摆上后,还是觉得这房间空得可怕。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toey没有去开灯,瘦弱的身躯一点点淹没在阴影里,他看向镜子里的倒影,只有他自己知道,岁月如同刻刀从里到外地刻下痕迹,那些痕迹在明暗的交错间尤为明显。磨砺过后的沧桑都浸泡在这晦明变化的黄昏中,不知不觉已经爬上了他的眉梢,烙在他眼角淡淡的皱纹中。


Toey突然想起一句话,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听来的。


痛苦与幸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唯黄昏华美而无上。


——————————————————————————


各位我又开坑来了,这回是我的本命OT。鉴于这对辣鸭夫夫甜的没天理,本透明准备暗戳戳地虐一虐。不过看剧看日常根本虐不出来有木有,基本常驻天上……ps承包张贵鑫小哥哥盛世美颜,为得一站街。




评论

热度(44)

  1. yan马勒戈壁公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