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

心虽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Atom:

         “登登登登,我来啦。”陈炳林献宝似的举起两手的零食,脸上挂着常有的傻笑,站在张贵鑫面前。
        “不是说好对戏吗,拿这么多零食,来看电影的啊。”张贵鑫觉得陈炳林的样子傻极了,嘴角却诚实的上扬着,一手接过袋子开始翻找喜欢的零食。
        “呐呐呐,明明很喜欢,你的表情都出卖你了,不用找了,都是你爱吃的。”
        陈炳林得意地看着张贵鑫吃东西的模样,两颊鼓鼓囊囊的,活像只小松鼠。
        “不要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张贵鑫皱起眉头,嘴却一刻也没停。
        “奇怪?怎么奇怪了?”
        “就像是看你养的宠物进食一样的眼神。”
         陈炳林伸出手环抱住张贵鑫,眼里满是宠溺,“是啦,你就是我养的宠物啊。”
         “哼,我看你才是一只大型犬,动不动就挂我身上,我很累的好不好,你也不看看你多大个体型。”张贵鑫嘴上说着抱怨,身体却没有任何行动来抵抗陈炳林不安分的小爪子,陈炳林听了抱的更紧了。
       “好了好了,不吃了,来对戏吧。”张贵鑫擦擦嘴,拿过一边的剧本。
        “今天对哪里。”
        “吵架那段吧,吵架多有意思。”陈炳林的恶趣味让张贵鑫有些无奈。
       “吵架哪里有意思了。”张贵鑫给了陈炳林一记白眼。
       吵架那段讲的是前男友的突然出现,让二人之间出现了一道无形的裂缝,终于在一次Frame目睹到Book和前男友之间的逾线行为后,全面爆发了。
        “你们刚刚,为什么牵着手。”陈炳林入戏很快,脸上从吊儿郎当瞬间切换成了怒气冲冲的样子。
       “是他拉着我,我反抗了的。”张贵鑫饰演的Book委屈地解释着。
      Book的解释没能让Frame消气,却有了火上浇油的趋势。
       “反抗?我看你可是很顺从的跟着他呢。”陈炳林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就像戏里的Frame一样,此时的陈炳林,就是Frame。
        “我说了我反抗了的,我跟他说过很多遍不要纠缠我。”张贵鑫的眼眶此时已经红了,Book的确从头到尾都没有要和前男友有一点复合的意思,只是太多的误会,让Book无从说起。
        “说了很多遍的结果,就是手牵手,再不拦着你们,是不是就要去开房了?”Frame红着眼一把抓起Book的手腕,捏的Book生疼,大滴的眼泪已经要落下来了。
        “我跟你说了很多遍,我只有你,我不会背叛你,就算要分手也会是干干净净地分手,我不是以前的你,不是会到处留情的人。”
        Frame突然放开了Book的手,“呵,以前的我,现在的你,原来我是这么号人,在你心里,我就这么肮脏。”
        Frame自嘲般跌坐在床上,倏地笑了。
        “我问你,你把我当什么人。”Frame的声音颤抖着。
        “你把我当你的男朋友,还是炮友。”
        “你究竟,是为什么跟我在一起。”尾音里带着些卑微。
        “你把我当Frame还是陈炳林!”陈炳林歇斯底里地喊出这句话,出口的一瞬间陈炳林出戏了,这场戏,陈炳林入的太深了,问道为什么跟自己在一起时,陈炳林脑海里不禁走马灯般晃过跟张贵鑫认识的日常,他心底突然不可抑制地生出一股怒气,这股怒气压过了Frame看到Book和前男友在一起的愤怒,压过了此时周边是张贵鑫公寓而不是片场的认知,压过了认识张贵鑫以来,这段迷迷糊糊二人闭口不谈的关系。
        从没有过明确的表白,也没有过深刻的谈心,第一季杀青后,从剧里的Frame和Book,到现实的陈炳林和张贵鑫,二人就这样装聋作哑般相处了下来,以Frame和Book的关系,不是没想过要怎么开口,陈炳林总是胆怯。
        陈炳林就像高空走钢丝般悬着自己的小心脏,在风里雨里颤颤悠悠,他害怕。
        Frame没有安全感,勾起了陈炳林心里的那一丝不安,在这样的氛围里,迅速膨胀,脱口而出成一句无法当作没听见的话。
        张贵鑫愣着,片刻后看着陈炳林的脸,说,“那你,当我是Book还是张贵鑫。”
         张贵鑫也不是一个盲目自信的人,陈炳林有的犹豫,他也有,陈炳林有的不确定,他也有。
         空气安静的可怕,二人都不作声,陈炳林低着头,沉默了很久。
         几分钟后,陈炳林干涩的喉咙里挤出一句“啊,这段戏真不错呢。”挂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张贵鑫没有说话,转过身去,拆开了一袋饼干,一块接一块投喂进嘴里。
         从那以后,那天的事像是成了禁忌,二人缄口不言,表面上还像原来般亲密无间,可二人都知道,有什么东西,横亘在二人之间了。
         陈炳林的生日快到了,按照公司安排举办生日会,公司意思也好,私心也罢,陈炳林假装不在意地问张贵鑫会不会参加,张贵鑫挠着后脑勺,为难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那天有不能请假的课,等改天我私下给你过好不好。”
         陈炳林没心没肺地捏着张贵鑫的脸,“课比我还重要哪,过分。”一肚子小心思却已经在五脏六腑里翻来覆去,只差一拳,就能让他疼到死去活来。
         生日会那天,陈炳林很开心,他一向很喜欢和粉丝在一起,因为粉丝的爱,是他唯一可以确定不需怀疑的东西。
        一切都按照流程走,突然有粉丝拍了拍陈炳林,陈炳林低下头去,他听见那个女生笑着问,“贵鑫哥哥会来吗?”
         陈炳林的笑僵在了脸上,随意摇了摇手,就这么走开了。
         经纪人突然告知陈炳林有一个惊喜环节,需要他迎接一位特别来宾。
         陈炳林看着前方,一个戴着纸面具的人从黑暗里走出,背着光走来。
         那人手上捧着蛋糕,是陈炳林最喜欢吃的口味,陈炳林觉得自己一颗心此时已经在嗓子眼里锤着大鼓要出来见见世面,后知后觉地脱了口口水,却起不到任何降温作用,陈炳林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
         早在那个身影出现在眼前的那一瞬间,陈炳林就知道了,他不意外,却也不坦然,他像是一个等待宣判的罪人,等着那一纸裁决。
         还没等对方摘下面具,陈炳林觉得自己已经很丢脸了,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眼泪已经蓄势待发了,台下起着哄,陈炳林却一个字也听不见,他只是看着面前的人,他怕自己的傻样被看见,总是看一会儿又假装看看台下,十分地不自然。
        张贵鑫的脸出现的那一刻,陈炳林的眼泪已然决堤,张贵鑫伸出右手,轻轻地擦去眼泪,嘴角的温柔,一如初次相见。
         “你好,我是张贵鑫。”
         陈炳林突然就很想拉着张贵鑫跑到只有两个人的地方,但是周遭的喧闹还在,他只能呆呆的流着泪。
         陈炳林已经失去了判断力,他已经无法确定自己的智商是否还在线,也无法确定此刻的自己还有没有语言能力。
         张贵鑫走的近了些,轻轻的,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Book认识Frame。”
         “我只认识陈炳林。”
         陈炳林将张贵鑫轻轻揽入怀里,眼泪蹭了他一肩。
         “我没有奢望过你会来我的生日会,你还是来了。”
         我没有奢望过你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你还是来了。
         
        

评论

热度(30)

  1. yanAtom 转载了此文字